当前位置: 甘肃赛车 > 社会 >
2019 10-06

幽默搞笑的经典话语

Comments 阅读:

  1、这星期你站着上课 4年级,作文题目(20年后的我)有位同学这么写的: 20年后的一天,天色昏暗, 小雨兮兮,我走在XX山的路上,突然后面来了位老大爷看到我, 对我说:“小伙子,难为你了,20年了你一直坚持每年清明为你们老师上坟,真不容易啊!” 老师给出的评语:“这星期你站着上课。”2、把抱枕拿下去 大学时,有一个矮胸大的女生,很希望自己能长高,天天喝牛奶,结果事与愿违,越喝个没长,胸却越来越大。 有一天上公共课,她睡着了,中途老师点名,她就立刻醒来,正好被老师看见,老师说了句:“那位刚才睡觉的同学,请你把抱枕拿下去。” 全体笑翻。3、你敢吸烟? 某学生学会了抽烟。 一天,他放学走出校门,刚从口袋里掏出一香烟, 却发现班主任老师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面前。 只见老师双目圆瞪,他被吓得浑身哆嗦。 老师大喝道:“你敢吸烟!” 学生连忙把烟扔到地上。 老师又喝道:“你敢浪费!” 学生听完,赶忙从地上捡起来递给老师。 老师不接,又大喝:“你敢贿赂!” 学生赶忙往口袋里塞。 老师更加愤怒地大喝:“你敢再犯?” 学生不知所措,“哇”的一声哭开了。4、牛B同学果然牛B 某天学校要检查家庭子女状况。 老师:还有谁不是独生子女的站起来。 牛B同学:老师,我…还有个弟弟。 老师:哦,多大了? 牛B同学:和我一样大呢。 老师:真的吗,这么巧。 牛B同学:真的,不信你去问他。 老师:怎么问? 牛B同学:直接问啊,他就住在我裤子里。 第二天,全校通报批评……5、有奖问答 学校校庆,举办典礼,期间主持人提问,随意抽取同学上去回答,答对了有小礼品。 主持人的问题是:历史上活得最久的皇帝是谁。 选了一个我们班的奇葩,他悠悠的对着话筒答到:“玉皇大帝……”

  “你小子,肯定有情况。”阿凯把球抱在怀里“你还藏着,年轻人不能婆婆妈妈的要有燃烧青春的激情,哥们告诉我呗,是哪个学院的美女。”阿凯耸动着两根粗粗的眉毛,露出一口洁白的门牙。

  “得了吧,卡卡西,以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你还能瞒过我,你可别忘了,我进的洞比你见得球都多的。”阿凯一脸的看着我。

  “嗯,你不是龌龊的人,可你是龌龊起来不是人,是谁天天在熄灯后打飞机来着?在被窝里把脸都憋青了吧,哈哈哈。”阿凯肆意的笑着。

  “懒得理你。”我眯着眼睛假装睡觉,“阿凯这家伙还不走,前天在网上约了个美女聊天,马上就到到点了。”我心里有些着急。

  “阿凯学长,咱的球场被电器学院那帮家伙给占了,阿斯玛学长让我叫你去看看,可能要打架。”走廊上伊鲁卡气喘吁吁的喊道

  “打架?”阿抱着球一溜烟跑了出去,阿凯听到打架就像学者看到了知识,商人看到了财富,流氓看到了美女,老牛看到了嫩草,那是两眼放光,势不可挡。

  我听着走道里乱哄哄的,大家吵吵嚷嚷的往球场上跑去,过了一会便静悄悄的,我下床把宿舍门关上,赶紧掏出手机,点开微信,找到昨天刚加上的美女,她的网名叫—熟悉的身体,你听听这名字,“熟悉的身体”,一听这名字就有感觉,当然我也是用的网名,记得刚还是玩微信的时候,写上了真名,正好遇到一个叫樱桃熟了的小美女,调戏了她一周后,她给我发了条信息:“卡卡西学长,这次和你聊得是我,我是小樱,我们大家都喜欢和你聊天”当时我就差点背过气来,“小樱?大家?”我的一世英名都葬送在这群小丫头手里了,整的我好多天见了她们都还脸红呢。

  后来我便用了网名,本来想写上自来也的,我们土木学院的名誉教授,有权,有钱,有势,绝对会引来一大批女孩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树大招风,万一被那色老头知道了还不得把我开除了,于是我便用了现在的网名—土豪万金油,高端、大气、上档次。当然所有的信息也都是假的,我可不能暴露我的土豪身份。

  以前不喜欢玩微信,QQ和人人就够我折腾的了,自从微信上捞了一个瓶子后,发现者真是个泡妹子的好工具啊,自从有了微信,我在被窝里打飞机就再也不看日本动作片了。

  “好想好想”微信那端很快便回了过来,我在被子里把腰带解开,手指飞快的按着

  “砰”宿舍门一下子被撞开了,阿凯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卡卡西,什么时候了还睡觉?快和我出去。”阿凯一把把我刚盖上的被子掀开,“快…咦…哦”阿凯愣了一会然后大叫到:“你又在打飞机。”

  我看了看还放在内裤里的手,又看了看阿凯,这王八蛋又坏了我的好事,每次在关键时刻总会不合时宜的出现,上次我和红豆妹妹正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也是这家伙把我拖走踢球的。

  “先别打飞机了,操场上有热闹看来,我特意赶来叫你的。”阿凯边说便拽着我的胳膊往外拖。

  “什么好事?”我一看阿凯这的表情就知道准没好事,别人是想男女之事才会有这的表情,阿凯要是有这表情,肯定又是在哪里看到狗或者猪交配了,上次他拽着我跑三里地看两只狗在马路中间交配,还煞有介事的研究背后式还是狗入式,还拍到照片发到圈子里组织大家公投。

  我边穿鞋边系裤腰带,“你是不是又看到狗交配了?”鞋子还没穿上就被被阿凯拽了一个趔趄。

  “绝对没那么低俗。”阿凯一本正经的说,“我是个低俗的人吗?”“哈哈哈,是狐狸和牛,双H级的,太刺激了。”

  “什么?狐狸和牛?”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我得好好看看,我拖拉着鞋跑下楼梯,刚出宿舍楼想起来,我炮友还在微信里呢,转身上楼拿手机去。

  “没事,我带相机了,绝得的高清版的。”阿凯从怀里掏出相机,脸上的表情更加了。

  来到足球场上,黑压压的两大片人,一片也就是土木学院的,另一片应该就是电气学院的了。

  “打扰,让一让,让一让。”阿凯拽着我在人群中挤出一条通道,来到人群中央,阿斯玛插着腰站在前面,身边那个衣着暴露,身材性感的长发美女是他女朋友—夕日红,另外两个一脸媚笑的是他的两个跟班加保镖—出云和玄间。有个牛逼的老爸就是好,你看阿斯玛,除了四肢发达外,就只剩下头脑简单了,次次考试都是班级倒数,但每次排名总是第一名,奖学金是他的,学生会主席是他的,各种荣誉也会莫名其妙的砸到他头上,现在,学院里最妖娆的女人也是他的了,谁让他爹是土木学院的院长呢,我看了夕日红一眼,红色的波浪卷随意的搭在肩膀上,白色的低胸衣陪浅绿色的短裙,脚踏一对高跟鞋,益发的勾魂夺目了,半露着的酥胸好像比前几天更大了。

  “好,又赢了。”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叫,那感觉就像便秘了好几天突然畅通了似的,原来大家对狐狸和老牛交配这么感兴趣。

  “中间在干什么呢?”我问了问站在旁边的玄一。我由于长时间的在被窝里钻研学习,搞得视力下降,远些的东西总是看不清楚,但我很少戴眼镜,除非考试和上游泳课。现在我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人群中央有几个东西。

  我瞬间感觉到无数道目光射了过来,我赶紧把阿凯的嘴捂住,我可不想让他再大叫一遍。

  “哦,原来是卡卡西呀。”玄一转过脸看到是我,立刻堆起了笑容,“是鸣人带着咱们学院的宠物小九狐和电器学院的小八牛猜拳呢。

  我笑了笑,玄一的态度还是让我满意的,下次测评的时候可以给这小子多加一分了,忘了说了我是学院实践测评小组的组长,这些家伙的实践分数都是由我像院长汇报的,当然只有那些没有好爹的人才会归我管。

  “电气学院院长的弟弟,是个超级学霸,就是脑子不大好使。”玄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是个弱智。”

  “他是刚从刚果留学回来,听说学的一身本领,很厉害的。”玄一答道。玄一这家伙没什么特长就是小道消息灵通,只要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就没有他不知道的,可以说:只有没发生的,没有不知道的,简直就是移动的摄像头了。

  我伸长了脖子还是看不清前面的状况,“用我的眼睛吧。”日足摘下他的眼睛递给我,我也不客气的戴上了,虽然还是模糊,那总归能看得到发生什么事情了。在场地中央,小鸣人和一个魁梧的黑大汉对坐着,狐狸和老牛在场中央猜拳,每一次老牛都是气哼哼的伸出一个蹄子,狐狸伸出一个巴掌。

  我看了看四周黑压压得人群,“是我弱智了还是他们是傻瓜呀?我捅了捅正独自流泪的阿凯“我有事,先回去了。”

  我其实很看不惯鹿久这一副拽样,你老爹也就是长白山里捕鹿的,送给院长一大筐鹿茸才来做个插班生,有什么拽的?我每次都在他的社会实践一栏里画上个大大的鸭蛋,可这依旧阻止不了他拿奖学金,这家伙太聪明了,门门功课都是满分,我完全奈何不了他的。

  “猜拳只是个幌子罢了真正的目的是这块足球场地,现在我们学校有土木学院、电气学院、水利学院、农学院、冶金学院五大学院,其中又以电气学院和土木学院为大,这片足球场地周一到周五分给五大学院轮流使用,这是无可争议的,但周六、周天的使用存在着很大的争议,基本上是谁占领谁使用,为此经常发生学院冲突,学校为了压制学院之间的斗殴,采用高压政策,轻则扣除学分,重责开除学籍,像农学院的迪达拉、冶金学院的蝎、水利的学院的鬼鲛,土木学院的鼬就是因为打架斗殴,破坏团结被开除了学籍,最近听说他们都参加了长门开的培训班。电器学院想霸占周六、周天球场的长期使用权而又不想被学院开除,便挑唆刚留学归来的奇拉比带出电气学院的宠物小八牛和鸣人的小九狐猜拳,傻子都知道奇拉比的小八牛肯定输的,那这样他们就可以借着为小八牛找面子的理由正大光明的发起挑战了,即使学院追究也有刚归来的傻帽奇拉比盯着,毕竟谁也不敢开除电气学院院长的弟弟。”鹿久慢慢的说道

  “哼,我早知道是这么回事。”我不屑的说道,心里却暗暗吃惊“看来这小子功课好还真不是盖的,分析的头头是道的。”

  果不其然,一个染着红色头发的女孩跳了出来“我是电气学院的文艺部部长卡茹依,你们竟然如此的侮辱我们神圣的宠物和奇拉比学长,这是对我们的极大侮辱,士可杀不可辱,现在我代表我们电器学院向你们土木学院发起挑战,是单挑还是群殴?

  “单挑。”阿凯一听到打架“嗖”的钻了出来,也就打架能冲走他没看到动物交配的失落了。“群殴太没意思,我要单挑。”阿凯站在中间,抬起手臂,伸出拇指指向对方。“谁敢和我决一死战。”阿凯大声的咆哮着。

  一瞬间,场上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阿凯的气势镇住了,阿凯得意的又要露出他白洁的门牙。

  “啊…”阿凯的门牙还没露全便像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原来他正站在老牛屁股后面,老牛连输18局正生气呢,一抬踢便把阿凯踢飞了,正好落在电器学院人群中。

  真不知道阿凯是天然呆还是后天蠢,打架嘛,也就是在人群后面摇旗助威就好了,他非要搞什么单挑,打架又不是吃饭,单挑个毛呀,站在后面呐喊两声也就行了,打赢了可以踢两脚躺在地上敌人,打输了两脚抹油,开溜,多好的事呀,也不知道他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驴踢了,单挑?活该被群殴,谁让你打断我聊天来着,怪不得阿凯整天身上缠着绷带,该,他不缠绷带谁缠绷带。

  “作弊,作弊。”阿斯玛带头喊了起来,“我们抗议,你们电气学院破坏了学院联盟团结条款,我要向学校教导处申诉,对于你们这种罔顾学院联盟,擅自破坏团结条款的行为我们表示深深的遗憾和强烈的不满,我会尽快向三船主任提交我们的抗议书和谈判协议,我父亲也会尽快召开五院联盟大会,对于你们今天的卑劣行为,我们会在联盟大会上讨要一个说法的,我们土木学院本着团结友好的意愿再一次对你们电气学院的行为表示谴责和愤慨,我们土木学院会继续团结在猿飞蒜山的领导下,坚定不移的走和平发展的道路,这是任何反动势力都改变不了的。”阿斯玛挥舞着手臂慷慨激昂的说道。

  真奇怪,什么时候阿斯玛有这口才了,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还真不能小瞧他。

  “我爹说我演好了就送我辆车,你知道他送我什么车?不会又是玛莎拉蒂吧。”阿斯玛问道。

  “该让大家回去了,要是真打起来,五院联盟会上我们就没有先机了。”鹿久向阿斯玛提醒道。

  “哦,该回去了。”阿斯玛挺了挺身板,“额,那个,这个,这个,这个大家都回去吧。”我可以肯定,阿斯玛一定把结束语忘了,就像你慷慨激昂的发表了一番振奋人心的演讲后却在最后放了个闷气,缺了士气。

  不过,很快操场上就走光了,大家都是来看热闹的,谁会傻帽似的真打呀,当然阿凯是个例外,他鼻青脸肿的躺在一片泥地里呻吟着,那声音跟射了似的。

  得了,还得我把他背回去,看他伤的不轻,得去趟医务室了,也好久没看到静音这丫头了,趁这机会可以找她聊聊的,还有那里的小护士,总不能白出来一趟吧,我拖着阿凯正要往医务室走,大和来了:“卡卡西学长,学院召开会议,商量五院联盟大会事宜,院长要你过去一趟。”

  “我靠,能不能不这么迅速呀。”我心里嘀咕着“做样子也要做的像点了,一群白痴。”

  “那个阿凯的腿已经好了,我们去开会吧。”我拽着阿凯转了180度,向学院走去,“那可是纲手副院长啊,静音算哪根葱呀。”一想到能看到纲手副院长那丰伟的心胸,我就莫名的兴奋,“纲手…不对,会议,我来了。”我拽着阿凯向土木会议厅跑去。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上一篇:我爱社会那些波辣又狠毒的句子 下一篇:说你穿得像个社会人士一样是什么意思?
  • [社会]说你穿得像个社会人士一
  • [社会]幽默搞笑的经典话语
  • [社会]我爱社会那些波辣又狠毒
  • [社会]这个女人是谁? 我一年前
  • [社会]这里面有几个头像猜对奖
  • 公益广告